春运期间的青海湖畔 杳无人迹、寒风浩荡 草飞沙跑 仿佛与世隔绝 “在这儿待的时间久了

她才叫我妈妈,” ——韩锋 他们坚守的春运岗位 和大家认识的春运不一样 没有繁忙喧嚣的人群 有的只是守护铁路安全的责任 哪怕只有一个人的春运 也要保持一份初心不改 伟大寓于平凡 坚守必将璀璨 让我们一起 向他们致敬 。

当时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愧疚,车站值班员还是需要到现场排除故障。

直到三岁才从父母那边把孩子回来,但只要这条柴达尔至木里141.4公里的通信线路还在。

” ——张雅昭 一个人的道口 在西宁至大通的铁路线 K2+908米处的铁路道口 西宁工务段邵金梅常年坚守在这里 保障着火车、汽车和行人的顺利通行 一台形影不离的对讲机 一对信号旗 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道口值班室 一张不大的办公桌 一个取暖用的烤炉 一台微波炉、一部座机 一台监控道口的联机电脑 这几样东西是她工作生活的标配 邵金梅看守的铁路道口 日常机动车和人员流动量很大 经常出现交通拥堵现象 面对这种情况 邵金梅不仅要随时根据列车运行情况 及时关闭道口栅栏门 保障列车运行安全 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还要在列车通过后 担当起疏导指挥交通车辆的职责 2019年 50岁的邵金梅迎来了自己在道口的 最后一个春运值守 回忆起在铁路工作的时光 她有些不舍和眷恋 也有对家人的愧疚 “孩子小的时候我们都忙于工作,但是遇上道岔转换不良、列车故障等非正常情况时,孩子只叫奶奶不叫妈妈,” ——邵金梅 一个人的巡检 西宁通信段哈尔盖通信车间 江仓值班点所在地高寒缺氧 常年刮大风、冰冻期长 即使夏天他们也都穿着厚重的衣服 附近没有商店、饭馆 仅有的是戈壁沙漠中的一栋房子 韩锋是这个值班点的一名通信工 负责着哈木线上 柴达尔至木里区间141.4公里的 通信线路检查、巡视和故障处理